Nightingale。

KKL。もう君以外愛せない。

【BruJay】*AU*The Phantom of the Gotham哥谭魅影

——写在前面的话——

脑洞来自于《歌剧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这部音乐剧我看了不下十遍,实在是太喜欢了。去年年底看了现场之后就有了这么一个AU脑洞。最近赶稿赶得也很烦就把这篇发上来换换心情。可能是长篇,看心情更,*大家不喜欢的话我就不更啦,搞完骑士之夜的本子之后也不会常写BruJay啦。祝阅读愉快哦………………

Ⅰ. Those who has seen my face , drop back in fear.

多年以前的某个夜晚,平凡而又静谧。夜莺谱写着哥谭市的夜之乐章。这座忙碌的城市看上去繁华或美丽,掩盖着、藏匿着最真实的黑暗。

市中心的某一处剧院正上演着本世纪最精彩的音乐剧之首——《剧院魅影》。能够有幸在现场目睹演员们绝妙的表演可谓是上帝的眷顾者。如此经典的作品在这偌大的哥谭市也不过只演出一场,一票难求。因此,除了富人们或者社会名流,恐怕难以在此时,在剧院中获得一个位置,哪怕是在阴暗的角落里。

作为半个哥谭的建造者,韦恩家族的身影一直都穿梭在如此隆重且充满艺术气息的殿堂。这次,韦恩夫妇带着他们年幼的儿子一同步入剧院,共赏这艺术界的瑰宝。年轻的男孩看着舞台上的演员们来来往往,歌声此起彼伏,像是他脑海中的另一个世界。

演出在魅影的歌声中落幕,观众席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向这些初中的演员以示感谢和赞誉。而男孩不希望自己的独特在此时此刻流露出来,所以他与大家一样鼓起了掌,他心里清楚舞台上的人都是优秀的,这是他们应得的掌声,心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感情。

“托马斯,你觉得怎样?”玛莎韦恩,当时的韦恩夫人。她化着淡妆,珍珠项链在她颈前格外亮丽。

“这很棒,今晚的演出。精彩绝伦!你认为呢,布鲁斯?”韦恩夫妇各站在男孩的身侧,牵着他的手走进回家的小巷。

温暖在他们手中缓慢传递,那是家人间特有的亲密方式。“我……我说不上来。他们很优秀,可我却有另一种不知名的感触。”

韦恩夫妇相视一笑,他们的儿子似乎又成长了些。“不要着急,布鲁斯。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通过你自己的力量。”

男孩仿佛还沉浸在刚刚结束的音乐剧里,可谁也不知道他在思索什么,想要寻找的答案是什么。“也许是吧……”

“不要动,阔佬!”家人之间的谈话突然被一个未知的声音打断,他们停下脚步,一同望向话语的源头,“举起手来,交出你们身上的财物!快点!”他手里拿着枪,指着三个人中的任意一个。玛莎的惊恐全部写在了脸上,托马斯站在最前面,竭力保护着他的妻子和已经完全怔住的儿子。

“好的,好的。我们这就照做。”托马斯小心翼翼地掏出皮夹并把它丢到地上,“拿去吧。”富家人从来不需要在外出时携带过多的钱财。对于韦恩们来说,这算不上什么。钱为身外之物,还是性命更重要。

眼前的抢劫犯挥舞着手中的枪。他把枪指向了韦恩夫人,用着命令般的口吻大喊道:“珍珠项链,快点!”

她手忙脚乱地解开项链,将它和男主人的皮夹放到一起。她颤抖的动作很大,毕竟她是一名女性,一个妻子,一位母亲。抢劫犯也露出了他本不该拥有的紧张,听话的人质总是很棘手。他谨慎地向前移动着,拿回他的战利品。韦恩先生稍稍松了一口气,他盼望这个小插曲就这样平息——可并非如他所愿。持枪者原本已经打算离开,却不知是什么改变了他的想法。几乎是在一瞬间,子弹从枪口射出,同时伴随着韦恩夫人的惨叫。没有人料到悲剧会发生得如此突然。布鲁斯呆呆地伫立在那里,像是被定住了。这对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一切都过于残忍了:几分钟前还有说有笑的一家三口,现在自己却亲眼目睹了自己父母的死亡。他已经变得麻木,不知道哭泣或是尖叫,她幻想着这是一场最真实的噩梦,韦恩夫妇的血铺满他所站立的地方。

“为什么要抛下我?”

布鲁斯觉得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警察才赶到案发现场。在人们都感叹着这个孩子的幸运时,他只想回家。当他看到老管家阿尔弗雷德慈祥,面孔带着难过与遗憾时,他才有了哭的念头。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布鲁斯……老爷。我们回家。”

回家的路上布鲁斯一声不吭,可老管家知道他哭得很伤心。回到家后他也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理睬阿福敲门等任何的行为。直到深夜里老管家用钥匙打开锁住的房门,布鲁斯已经睡着了。他替小少爷盖好被子的时候才发现被单的一角已经湿透了。毫无疑问,这肯定是男孩的泪水,是对父母不幸遭遇的哭诉。

第二天醒来后他似乎变了一个人,他变得沉默寡言,尽管它仍然是布鲁斯韦恩。

后来他开始做一些挑战自己极限或者提高自己能力的行为。早在那个夜晚,他已经决定了自己要做什么,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他的计划似乎略有起色。他通过自己所采集的线索,查到了一些或许与枪杀父母的凶手有关的信息。布鲁斯追查到他曾在一家化工厂工作过,这家著名的化工厂便是哥谭最大的化工厂——ACE化工厂。但是早在一年以前,该工厂便停止生产使用了。据说是因为厂内的设备经常出现故障,偶尔造成员工受伤的情况,化工厂才不得不关闭。工厂大门只是极简单地锁上了,因为没有人想要进入一个阴森破旧的化工厂,或者是想从里面偷走什么值钱的东西。布鲁斯利用一些足够高的货箱,翻过了工厂大门。这工厂也是够凄凉的,像如今的工厂,尤其是大型工厂,即使是废弃也会有一两名门卫。当然他们不巡逻,什么也不管,只是坐在他们的警卫室里,在睡梦中获得自己的薄薪。而在这里,曾经辉煌的ACE,却连个人影都捉不到。布鲁斯掏出随身携带的手电筒,照亮自己前进的方向。

要说为什么要进入一座毫无生气的工厂,布鲁斯心里也给不出一个最好的答案。无人的地方可以是安全的地方也可以是充满恐惧的地方。或许,半年前那位枪杀他父母的凶手正藏匿在自己曾经工作现如今废弃的工厂里;即使他什么也找不到,这个磨砺自己的好机会他也绝对不会放过。

现在他已身处工厂内部,停止工作被放置的大型机器在夜色下显得极其诡异、恐怖。布鲁斯每移动一次,踩在那些金属上一次,受压力而发出的声响简直就像是一种哀嚎。

说实话,布鲁斯现在还是有一些后悔的,但他不允许自己退缩。他拿着地图和手电筒,一点一点地搜寻着。“至少……给一些线索吧,一丝也好。”布鲁斯这样在内心祈祷,他还算是比较顺利的,在刚进入工厂和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现在踏莎行走的通道变得狭窄起来,隐约还能感受到通过残缺的玻璃窗钻进来的风。他沿着楼梯上去,穿梭在众多机械之间。他时不时将手电筒照至脚下,以防踩到什么,或者踩空,再从四五米高的地方掉下去。

他继续向前,但月光仿佛让他看到有什么东西正附在前面不远处的栏杆上。他小心翼翼地靠近,想要看个清楚。当他挨得足够近视,来自手电筒的光却告诉他那里什么也没有。“这不可能。我看见……救命!!!”伴随着布鲁斯的喊叫,那个生物似乎也因受惊而飞走。其实它一直都在那里,在地上。他连连后退几步,撞在了身后的某种机器或是大型容器壁上。“蝙蝠怎么可能会在这种鬼地方?”在他准备继续他的探索之旅之前,他听到了一些,近似水滴落在有些发绣的栏杆上的声音,还有极其微小的,像是在灼烧的“嘶嘶”声。“水滴”落下的速度越来越快,嘶嘶声也越来越大。但布鲁斯不知道,也没有人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或即将要发生什么。他不安地抬起头,好像有什么液体被泼了下来。来不及躲避了,他只能急忙测过身子——随之而来的是可怕的疼痛感,似是在火中灼烧,却又比那更加痛苦。

布鲁斯的惨叫回荡在整个化工厂。

评论(14)
热度(27)

© Nightinga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