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ingale。

KKL。もう君以外愛せない。

【BruJay】同床共枕

小时候布鲁斯让杰森睡的是硬板床,当然肯定不是直接睡在木板或是地板上,如果韦恩庄园里连个像样的床也不提供给这个可怜的孩子的话,那也太说不过去了。所以只是铺上了一张虽然并非廉价但睡上去并不能让人感到舒适以及惬意的床垫。杰森起初不敢说什么,但随着关系发展得越来越熟悉且亲密,他开始向布鲁斯抱怨起来。而布鲁斯的回答永远是——
“这对你的脊椎有好处。”
如果说杰森没有异议那一定是骗人的,但他也只好憋在心里。如果仅仅是因为床是否舒适的原因跟蝙蝠侠引起争吵,换来的恐怕只能是“今天禁止出去夜巡”或者“今晚准备睡地板”这样的处罚。这样讨不到一点好处的结果,杰森是不想挑起的。
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杰森也习惯了他的床。不过他偶尔还是会耍一下他的小聪明——他学会了观察布鲁斯的脸色。碰上他心情好的时候,杰森就会抢在布鲁斯之前跳上整个韦恩庄园里最大,最舒适柔软温暖可以用一切美好的形容词来描述的床。并趁在布鲁斯发现之前沉沉睡去,一点也不打算把赶自己下床的机会留给他。起初布鲁斯很诧异为什么这个小家伙会赖在自己的床上,然后特别想把他拎起来扔回到属于他自己的地方。但犹豫了一会儿布鲁斯还是没有那样做,偶尔的“奖励”还是可以给予的。到后来,双方都习惯了这种同床共枕的方式,阿福没有多问为什么托德少爷很少需要或者不再需要他的房间了,不过老管家还是像以往一样定期打扫他的房间,随时准备着房间原本主人的回归。
可是这间属于杰森托德,第二代罗宾的房间,再也没能等会它的主人。
布鲁斯也没有。
现在他要开始学会适应了,适应自己一个人夜巡的日子,适应自己一个人独享一张大床的日子,适应没有杰森的日子。
他发现这很难。仿佛是失去了杰森,他什么也做不好。就像灵魂被掏空。
又是难以入眠的一夜。
在那之后的许多个夜晚,蝙蝠侠在夜巡时非常不在状态。在几场普通地与毒枭们搏斗的过程中,他险些失手落成重伤,幸运的是对手太过笨拙。现在他意识到这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他开始时刻警醒自己注意力应高度集中。
因为即使失去了杰森,他仍是蝙蝠侠。

时隔五年的一个雨夜。这种天气在哥谭实在是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座被黑暗笼罩的城市,或许唯一且持久的光芒便是那神秘莫测的黑暗骑士。
但是现在的哥谭可以说是乌云密布,几缕阳光艰难地透过云层——是的,蝙蝠侠又遇到了新的对手,他强壮、敏捷、计划周密,难以应付。
他称自己为“阿卡姆骑士”。
与自己相当的称谓,相似的外形;与他相符的语气,似曾相识的口吻。
杰森托德自己都搞不清楚与他暗中作对这么久,为什么在最终的第一次见面自己竟然把“老家伙”脱口而出。明明已经过去五年了,习惯终究成了习惯。在那一刻,他都有点怀疑对方是不是已经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因为那可是他曾经崇敬的,他曾经的父亲。
他总是说他恨蝙蝠侠,恨布鲁斯韦恩,却在绑走芭芭拉时询问起老管家的近况,却在最后从稻草人的手里救下了哥谭的英雄黑暗骑士。
他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口是心非的人了。
骑士陨落计划一决定他便知道了全部的细节。那是老管家在第一时间告诉他的。在韦恩庄园这么多年,从迪克到蒂姆,,从开始到现在的三代罗宾,阿尔弗雷德都看在眼里。每一个少年他都了解得透彻,包括布鲁斯。他知道布鲁斯最在意的是谁,也相信布鲁斯是同意他把这个计划通知给托德少爷的。蝙蝠侠不会死,而杰森也不会让布鲁斯去死。
他宁可自己再死一次,再一次与布鲁斯天人永隔。

在经历了大爆炸之后,说韦恩庄园是废墟都足够勉强,新闻上满是“蝙蝠侠已死,哥谭何去何从”“布鲁斯韦恩已死,蝙蝠侠不再”诸如此类的报道。但事实当然不会有这么糟糕——杰森早带着轻伤的老管家和几乎昏迷的蝙蝠侠离开了。再次醒来时距离爆炸已经过去了三天,但布鲁斯依旧记得当时的场面。现在,作为蝙蝠侠,他失去了一切,一无所有;作为布鲁斯韦恩,或许他的银行账户还没来得及冻结;作为父亲,他拥有杰森。那个在他昏迷时半步也不离开床边,坚持守在自己身边直到自己醒来的少年。
他看着他枕在自己手边沉浸在睡梦中,属于他的体温让他顿时安下心来。
他又找到了当年有杰森陪伴时的感觉,特别是在入夜以后,与他一起夜巡,甚至是同床共枕的回忆。

【谢谢你能够看到这里!感谢一直阅读并支持我文章的小伙伴们。这篇文拖了很久才写完,最终还是决定把原梗和游戏的开放式结局融合一下,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一桩心愿(。接下来的时间里因为要出BruJay的同人本所以不会在lof上再更新BruJay了,但我肯定是有在写的!长篇……!可能会把超蝙的第三承诺(Promise III)写完,或者绿红。有喜欢的cp可以关注一下,咳(。感谢阅读!!!】

评论(3)
热度(45)

© Nightinga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