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ingale。

KKL。もう君以外愛せない。

【BruJay】Just give me a reason


Just give me a reason. Just a little bit’s enough.
Just a second we’re not broken just bent. And we can learn to love again.

天气渐渐转入深冬,哥谭像往年一样飘起了雪。在持续一周的降雪之后,韦恩庄园内一片雪白,显得极其安静又庄严。布鲁斯特意让老管家把积雪留下,而不是同以往一样清个干净。记得上一次庄园内满是积雪,早已过了几个年头。那个时候站在蝙蝠侠身边与他一同夜巡的罗宾还是杰森,在老管家还没有开始打扫积雪之前,他就悄悄地在庄园内堆了几个雪人,当然这一切都被布鲁斯看在眼里。那次夜巡遇上的不过是几个毒品贩子,但罗宾失手了——至少蝙蝠侠是这么认为,他的手肘击碎了毒贩的锁骨,直接休克。这阻碍了蝙蝠侠原本的计划,他没法审讯毒贩以追问出毒枭的位置。回到蝙蝠洞后,他带着恼怒数落了杰森,事实上这不怪他,换了其他人或许也会这样做,只是或许。于是那个少年不服气地离开了蝙蝠洞,只身来到覆满积雪的庄园映出他的无奈与不解。直到那个从未知方向飞来的雪球不偏不正刚好砸中他的锁后颈,冰凉的雪水渗进衣领,少年脸上的不解终于散去,转而露出一丝在这个年龄本该拥有的淘气。
但是自杰森离开后,布鲁斯再也没有让庄园白雪皑皑。

圣诞节的气氛很快渲染了整个哥谭。这可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节日,承载着人们对于新年的美好希望。同样的,韦恩庄园内也早已为平安夜准备的妥妥当当。在庆祝圣诞节这件事上,迪克比谁都要积极,他从布鲁德海文来到哥谭,与布鲁斯以及阿福一同度过这个圣诞节。
“只有我一个人?”迪克无趣地搅拌着阿福刚刚磨好的咖啡,奶精像涟漪一般毫无力道地撞击着杯壁,与咖啡一点一点融合。
此时此刻,老管家正在制作美味的布朗尼蛋糕。不需要太多,即使是最热闹的圣诞也不过只有三个人,也许会有更多。“是的没错,理查德少爷。非常欢迎以及感谢您能够在圣诞节期间抽空返回庄园。”
迪克失望地长叹了一口气。“布鲁斯在哪?”

自从最后一次见面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杰森对他说过的话,就像闹铃一般时刻在他耳边重复,时刻提醒着他。第二代罗宾,是蝙蝠侠的助手,蝙蝠侠的搭档,蝙蝠侠的战士。
他是蝙蝠侠最大的失败。
“…怎么了?哑口无言?我原本期待更多…我很受伤。”
“…你怎么敢欺骗我?!直到替换我之前你等了多久?一个月?一周?我信任你!但你却离开让我去死!”
“布鲁斯。你总是对我说,做好你想做的事……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我唯一想做的就是,让你死。”
“你把我一个人遗弃在阿卡姆疯人院长达一年……和他一起!!”
“他的笑声依旧在我脑内,我还可以听见他……”
就像是伤口的无意疼痛刺激着神经。
布鲁斯站在雪地里回忆着杰森的过去,所有过去。
“老爷子,大冬天的你站在这里喝冷风?”雪地里安静得出奇,但布鲁斯知道有人站在他身后,他以为是迪克,却没有想到是——
“杰森。”
那个自称红头罩的边缘英雄从容地摘下了头罩,露出他原本的样子,因为在这里他再也不需要去隐瞒些什么,尤其是对于他眼前这个男人。“是我。怎么,惊讶吗,以为是迪克?那个傻到没边的蓝鸟?夜翅?”
布鲁斯面不改色地看着他,即使他并不知道杰森今日突然造访的真正目的。“意料之中。”
“连个欢迎都没有吗,布鲁斯?我很失望,失望极了。”他像个孩子一样踢着脚下的雪,雪花沾在了布鲁斯的皮鞋上。“得了吧,蝙蝠侠。别告诉我你现在仍然处在毫无意义的悲伤之中。”
布鲁斯蹲下身来,他并不是想要将自己的高大或是什么其他在杰森眼中的形象藏匿起来,他不过是想像一位父亲一样,他永远都是这么想的,尽管杰森并不接受。“你想堆个雪人吗。”他不需要抬头去看那个少年脸上的表情,就算过去了五年,十年,或是更久,历史仍然无法改变,他是杰森托德,第二代罗宾,布鲁斯韦恩的养子,他了解他,他知道此时此刻他脸上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短暂的诧异掠过他的脸颊,随即嘴角又上扬至一个好看的弧度。“这个回忆我还能够接受,老爷子。”又一次用脚尖把雪踢起,这一次踢到了正在滚雪球的布鲁斯的脸上。
“……喔。”杰森耸肩表示自己的无辜。
布鲁斯二话不说把刚刚滚好的雪球砸在了他的颧骨上。
“……干!!”

“我去了蝙蝠洞,去了他的房间,几乎跑遍了每个地方,可是我还是没有找着他,阿尔弗雷德。他在哪?布鲁斯在哪?”迪克有些不耐烦地拿着茶匙敲击着咖啡杯,瓷器因碰撞而发出的清脆声音仿佛是迪克在进行的抗议。
老管家不紧不慢地擦拭着托盘,并不因为韦恩少爷在圣诞夜消失了踪迹而感到困扰。“理查德少爷,如果您有什么急事的话,不妨去花园找他。但我相信此刻他不想被打扰,托德少爷也不想。”
迪克的脸上写满了惊讶,怎么擦也擦不去。
“天啊,杰森……?!”

窗外的哥谭还在飘雪,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但是窗外激烈的打雪仗游戏却停下了。布鲁斯侧身站在门口,无声地邀请着杰森一同进屋庆祝。尽管他踌躇了许久,最终还是选择了在这个夜晚与家人们一起。享受着阿福亲手制作的小甜饼与布朗尼,开着迪克的玩笑,以及多年以来再一次与布鲁斯回到了起点。新年的烟火很漂亮,照亮了每一个人。

Tears ducts and rust. I’ll fix it for us.
We’re collecting dust. But our love’s enough.You’re holding it in. You’re pouring a drink.
You’re nothing is as bad ad it seems. We’ll come clean.

吃糖的就别往下看了,别说我没提醒(……

当翌日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投在杰森的脸上时,他慵懒地睁开眼睛。
昨晚的回忆依旧充斥在他脑内,但他很清楚,这里不是庄园。
就如从噩梦中惊醒,呼吸变得急促,他朝四周望去——这里是医院,医院的病房。
他在努力回忆,回忆在昨晚的庆祝之后所发生的一切。
但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他艰难地坐起身,发现坐在远处因为劳累而睡着的蝙蝠侠。他穿着战衣,却摘下了他的头罩。
杰森的心里一百万个不理解,身上缠着的绷带只能够说明他受伤了,伤口或许还有点严重。但这他妈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醒了。”布鲁斯也醒了。
杰森只想回到那个温馨的夜晚,好在他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布鲁斯,因为他能够理解他,他会说明一切。“布鲁斯。这是怎么了?昨晚,昨晚之后发生了什么?我的记忆只停留在我们一起欣赏完了烟火,我……”
“杰森。”蝙蝠侠打断他,“你说的并不是昨晚。昨晚是一场异常激烈的战斗,如果不是你受伤你不会躺在这,我也不会在这里。”
杰森大叫着,他已经在心中有了真相,但他选择不去相信,除非那句话从布鲁斯的口中跳出。“不!不是这样的布鲁斯,昨晚是圣诞,我们在一起……!”
“那只是个梦,杰森。我都听到了。”
布鲁斯,你总是喜欢这样,毫不犹豫地终结了别人的希望,一点多余的机会都没有。
他又一次绝望地闭上眼睛,就像当年一样。
但我还是选择爱你,布鲁斯。从未改变。

评论(1)
热度(24)

© Nightinga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