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ingale。

KKL。もう君以外愛せない。

【安利】LancelotXGalahad
Galahad:
继前一任Lancelot的离开,我经Percival的推荐成功成为了新一任Lancelot的候选人。这于我来说有点儿突然,就好似原本住在云端的人突然跌至谷底,但正好恰恰相反。不管怎么说,生活仍要继续,我照着光处走,却依旧看不清眼前。
我记得第一次遇见你那会儿。Arthur意外地派你来担任最后一场测试的主考官。初秋的清晨虽然有些凉风,但阳光却一如既往地充沛。你坐在控制室里——那是Merlin的位置。说起来我还真的没有见到过除你之外的任何人坐在他的专属座位上。那日你手执一份新出炉的晨报,手边是一杯刚泡好的伯爵红茶,那淡淡的茶香混在空气里,依稀可闻。
“Morning,sir.”
“Morning.And good luck.”
带着敬意而彬彬有礼地问候,是作为一位合格绅士的基本准则。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一句简单的问候语,我在先前测试中的紧张感消失得一干二净。正如我所愿,测试顺利通过,只剩下最后的实战。
但在那以后,我便改掉了依靠喝咖啡来提神的习惯,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杯伯爵红茶。最开始时,就连我自己也没有注意。直到Percival问起来,我才意识到,我竟逐渐与你相似起来,与你并肩。
随着时光的流逝,准备的日子已接近尾声。没错,实战的日子即将到来,那将是我第一次参加实地任务。行动简单明了,耗费不了太多的精力。可偏偏是越简单的东西,越容易放松警惕,越容易出现错误。因着一时的疏忽,我们失去了Lee.他伴着荣耀离开。也是从那时起,我真正地成为了Kingsman,成为了Lancelot.以这崭新而独特的身份,开始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生活。
正如Percival所说的,我无所事事太久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原本偏离路线许久的火车终于再一次回到正轨。曾经习惯了悠闲的我,现在是无论如何也闲不住了。我来到阿根廷,攀上那由皑皑白雪覆盖着延绵不绝的山脉,那是我调查了将近两个月的目标。然而准备工作似乎并不与想象中那样充分。
谁也无法预测生死,不是吗?你知道我还记得在动身前往阿根廷之前拜访过你,我相信你也记得你曾说会赠予我一套香槟色的西装,配上你精心挑选的深蓝色领带,以此为念。就当做是给我成为Lancelot的贺礼。嘿,老友。早在那会儿你的心意我就领了,在这里送上我最真挚的感谢。但我恐怕是没有机会在你面前穿上这一身西装了吧?或许人生在世注定要留些遗憾?抱歉呢,Galahad.
大概在我离开之后又将有几个具有潜质的年轻人来经过训练与测试以获得成为Kingsman的资格,获得Lancelot的称号。说起来我倒是十分期待你推荐的候选人。没准儿Percival的一个小失误,而我相信你的眼光并不会错——但不管怎么说,今后那个与你并肩作战的,与Merlin贫嘴的,与Arthur分析任务行动的,与Percival讨论作战事宜的,都不会再是我了。
我也不想离开,噢,没人会想离开的。可是我的任务还未完成——我不是指阿根廷的独立营救任务,我是说,自从第一次遇见你以来到现在,我们坐下来谈论的内容除了任务与行动作战便再无其他。什么时候能抛开公务好好地聊一会儿,朋友?想来似乎再也没有机会了吧,我甚至还没有郑重地与你道别呢。我也不想伤感,但没有再见的离开好像也说不过去?
好吧,就在这儿做最后一次道别吧。
True nobility is not better than others,is superior to your previous self.
Good bye my friend.And good luck.

Lancelot

图侵删致歉

评论(4)
热度(10)

© Nightingale。 | Powered by LOFTER